乐播足球董路:把正确的事做正确 我的2018

2019-08-07 15:37:00 围观 : 177

  

乐播足球董路:把正确的事做正确 我的2018

  

乐播足球董路:把正确的事做正确 我的2018

  未来我们想象,如果每一个6到10岁踢球的孩子的最高目标是进入“中国足球小将”的队伍中,然后再进入到清华附中,那我觉得那一天就是乐播足球真正能立足的一天。因为这就代表了你所做的这件事情是人心所向,能够代表青训的潮流和方向。

  我们都知道,体育产业的2018遭遇了资本寒冬。但我还是以一个比较乐观的心态在“和自己赛跑”的。有的时候是这样,当整体行业遭遇一阵收缩的时候,大浪淘沙,留下来的公司,有可能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免疫力和生命力。

  未来我们希望围绕中国足球小将的IP版权价值做一些开发,看看这个版权是否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价值。还有一些想法是,未来我们或许可以构建一个青少年球探系统。因为有很多孩子的家长,可能自己的孩子球踢得不错,但他们对孩子将来的定位比较模糊。我们可以通过自己实践的摸索,再加上一些专业人士的帮助,来对这些有天赋的孩子进行“鉴定”。如果这个体系搭建起来,我们可能也会做一个有偿的服务。另外,通过我们运营“中国足球小将”这个项目所体现出来的正能量以及带来的流量数据,我相信能够吸引更多赞助商。

  我甚至在比赛之前会很长时间地失眠,每天晚上都在头脑中构建比赛的战术打法和人员安排,压力其实挺大的,毕竟这支队伍承载着很多人的期望。因为你面对的是9岁的孩子,不是成年人,所以很多的工作需要非常细致,包括孩子的出行安全、心理辅导、技战术讲解、在压力面前如何鼓动孩子坚持战斗等方方面面,还是挺艰难的。但是因为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期望,就是希望这些孩子最终能够在一起,找到一个合适的归宿,所以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很纯粹、没有太多的私心杂念,就会变得很直接、很坦荡。

  从年初英国的失败,到回国的几次捧杯,8月在德国的夺冠,再到10月日本的全胜收官,12月打巴萨的那一份荣耀和遗憾,以及年末跟清华附中达成合作,我想这些节点都会记载着“中国足球小将”在2018年所走过的这条不平凡的道路。

  我希望通过搭建“中国足球小将”这样一个平台,让全国在6到10岁这个年龄段最好的孩子能够在一起,相互之间刺激、竞争。并且像播种机一样,把“中国足球小将”的文化通过全国巡回赛传播出去,然后再通过世界巡回挑战赛把世界上先进的青训理念引进来,再带动低年龄段青训的热潮。

  第三,缺失比赛。中国足协直到U13开始才有全国范围的比赛。但6岁到10岁这个年龄段对足球人才的成长也是非常重要的阶段。但这个年龄段缺乏全国范围的比赛,基本上是各地自治,市场也比较混乱,没有正式的竞赛体系。

  在“中国足球小将”成立至今的1年零4个月中,2018年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展望2019,我觉得最大的目标就是抓好足球小将在清华附中的文化教育和专业训练。既然“体教结合”了,就要体现出体教结合的功用。未来乐播足球的内容生产当中,又多了一块全新的内容——足球小将们在清华附中是怎样学习、生活、训练和比赛的。乐播足球也会提高内容的制作水平,把足球小将的品牌持续地推广下去。

  总而言之,未来我们的商业模式,会在不断的摸索中自动显现出来,有可能会呈现出一个良性的循环。当然我们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因为在中国的足球创业前景也不明。如果有一天,从公司的角度上,我们可能未见得能继续下去,但我们这项事业一定要做下去,无论用什么样的方式和模式,我们所累积下来的经验会对中国足球的发展有帮助。

  基于此,虽然说体育创业很艰难,但至少我们有三点——坚持、创新和热爱。有这三点,如果我们运气不是那么差的话,相信乐播足球和“中国足球小将”还能为中国足球青训再多做出点东西。

  在足球创业的赛道上,我也坚信乐播足球是有一定的抗击打能力的。原因有三:第一,乐播足球有我这样一个头部的自媒体个体,我自己承载着的功能可能是一些创业公司并不具备的;第二,“中国足球小将”是我们自己的IP,而其他的创业公司只能围绕公共IP或是高价购买IP来生产内容;第三,我们是线上和线下相结合,很多创业公司难以为继的原因是只做线上或者线下,而我们线上有我个人和乐播团队制作的内容,线下有“中国足球小将”这个IP,我们是线上线下相互联动的。

  年初,我们去英国和老牌职业俱乐部狼队的青少年梯队进行了三场比赛。三场比赛我们都输了,当时的确给我们很大的打击。因为在我们看来,我们应该有足够的能力跟对方进行一番对抗。不过,后来我们了解到对方上了一些超龄队员,这是出乎我们意料的,这也代表了英国人也是很在乎输赢的。当然从我们自身的角度上讲,我们也认识到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经过这一次的失败之旅,反而鉴定了我们的信心。

  从我做这个项目的初衷开始讲起的话,由于现在的国家政策有利于青少年足球的发展,我便想用正确的方法来做足球青训这件正确的事情。

  实话讲,做足球青训的公益属性要更强一些,今年我们的实际现金投入有四五百万,当然我们也获得了一些赞助商的支持。但在中国,职业足球都未见得能挣钱,我们的培训又是一种接近于免费的模式,目前想要挣钱很困难。

  第二,缺失公平。我们在足球人才的发现、培养、使用过程中存在一些人为的不公平现象。从少年队想进青年队,你可能要有一定的关系和手段;从青年队到预备队、从预备队到一队、从替补到主力,这些过程可能都要再来一遍。这也造成了足球这个领域在社会上的形象受损、效率低下,最重要的是人才的浪费。有一些条件不错的孩子,可能因为没有足够的关系资源,就名落孙山。

  有了中国足球小将这样一个自有IP,接下来我们会在商业模式上进一步做一些新的尝试。

  “中国足球小将”的模式,首先是解决了我刚提到的比赛缺失问题。然后我们又与清华附中达成了合作,通过“体教结合”的方式解决了教育缺失的问题。另外,中国足球小将的选材也是公平公正公开的,是能够受到所有孩子的家长和全社会的监督的。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我遴选队员往往就是通过网络。一段视频、一段比赛录像,我就能决定或是初步判定这个孩子的技战术水平,通过网络遴选的孩子就能够来试训,再通过的话就能够进入“中国足球小将”的队伍和全国其他优秀的孩子一起训练。

  首先,缺失教育。无论是之前的业余体校模式、后来的足球学校模式还是现在的职业梯队模式,过早的集中训练使得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会缺少文化教育中必须具备的综合素质,这使得他们在接下来的竞技体育发展过程中,人生观、价值观、文化素养、认识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思想的高度等方方面面都有欠缺。